当前位置:

不可淡看学生会干部官气问题

来源:红网综合 作者:汪太理 编辑:黄思哲 2019-01-09 10:06:37
时刻新闻
—分享—

  学生会干部有官气?有。不仅有,而且还不轻。

  前一向,几起不同学校学生会干部现“官”气、摆“官”谱、逞“官”威的消息,引起社会舆论一阵阵涟漪。

  对学生会主席不能称“学长”,不能直接@学生会主席;一位社团成员因错写部长/主席名字被要求抄50遍,还要开大会检查;学生会下属“秘书机构”和“组成部门”两层级中,特别标明某职位是“正部长级”或“副部长级”。

  学生会,本是学生的自治组织,而在一些高校,活生生弄成了“官场”。不是官场,胜似官场。

  好在全国学联即时作出回应,发布了包括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在内的41所高校学生会联合发起学生干部自律公约的倡议。倡议约定了“恪守学生本分”、“摒弃庸俗风气”等六条原则。倡议指出,“一段时期以来,部分学校学生会的工作和干部中存在的功利化、庸俗化问题受到社会广泛关注,我们学生组织不能漠视容忍这些问题。”发出倡议的目的是:“建设一支胸怀理想、心系同学,品学兼优、作风扎实的工作骨干队伍,共同维护组织形象,更好履行工作职责。”与学生工作有密切关系的共青团中央也表示,要继续完善学生代表大会制度,推进学生会改革。

  可以预计,学生会干部摆谱逞威的风气应会有所收敛。

  学生会干部思想深处的问题绝非一纸倡议就可以解决,也非单纯学校或教育部门就可以解决。原因在于:

  官气实为官瘾。官气表现在学生会干部身上,但根子在社会的文化土壤中。以官为尊、为荣、为能的官本位意识根植中国两三千年。读书人追求官本位,绝非眼前的一阵风,而是“源远流长”。过去不就有“学成文武艺,卖与帝王家”一说?乌纱帽既然如此养眼,学生先弄一顶戴戴又如何?官本位可谓千年毒物,渗透能力、繁殖能力之强,直如“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又如恶性肿瘤,一遇有合适的环境条件,或社会肌体免疫力降低时,它便疯狂生长。想想看,仅一个广东省查处的厅级干部竟然有720多名。可以断言这720多名倒下的厅官,没有一个不是官本位的追求者、信奉者。他们贪腐,腐就腐在强烈的官本位意识上。按照共产党的宗旨,所有官员都是人民的勤务员,即人民公仆,但事实上,很多官员是“公仆”其名,“老爷”其实,买官卖官,作威作福惯了,即使在十八大以来凌厉的反腐风暴下,仍有官员作奸犯科。这让笔者联想起当年朱元璋杀贪官无数却仍无法遏止贪腐蔓延的可悲,可见拔除毒根何其艰难。

  要解决学生会干部的问题,首先要解决在任各级官员的官气问题。中国社会历来有“以吏为师”的传统,因此,如果每一个官员都能身正率下、俯身为民、谦卑处世,何愁官气炽焰不除?从世界历史和中国现代政治来观察,这种板结的文化土壤,须以“为人民服务”思想雨露来浸润,须“民主、自由、平等、公正、法制”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真正入脑入心,落地生根方期可成。如果官员缺乏“民主、平等”思想的严格训练和制度的监督保障,绝对难以做到。

  官气表现在学生会干部身上,但直接影响来源于大学过度行政化。大学的过度行政化表现在大学教育和行政、教学和行政、学术与行政的错位上。大学的领导机构,衙门化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很好解决。最受尊重的往往不是教授这些教研人员,而是管理岗位上的官员,他们可以提拔任命教员,也可以一纸“休书”打发一个他们不喜欢的教授。生活在这种氛围中的学生,自然深受影响。有“权力崇拜”的对象,也有“权力任性”的实践。很难想象,一个尊重教育规律,充满尊师重教、思想自由、人格独立气氛的学校的学生会,会有官气溢出。

  而整个社会急功近利,以“权”“钱”为终极追求目标,视为成功人士标志的社会时尚,也助长了学生会干部的官气。而这些“准乌纱帽”,则无异于在为他们将来进入官场提前热身。这很让人无语。人们热议邻国日本18年出了18个诺奖获得者,仅次于美国。如果日本人都向着“官”“利”舍命奔跑,学生善于投机钻营,致力于“精致的利己主义”,而不是百折不挠痴迷于科学,能一下子诞生出“一群”诺奖获得者吗?日本近代以来与我们有太多恩怨情仇,侵华战争的罪恶至今未能清洗,但其在科学技术的追求精神上,确实值得我们学习借鉴。

  以上分析,丝毫不意味着学生会干部的官瘾完全与自身无关,切勿淡看。“少年强,则国强”“少年智,则国智”。“试看将来之寰球”,必定是他们的世界。对他们身上的问题,若不关痛痒等闲视之,则与误国何异?(来源:《清风》杂志 作者:《清风》杂志总编辑 汪太理)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政务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