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清廉“诗语”传递社会正能量

来源:清风杂志社 作者: 编辑:闵美颖 2019-09-03 14:53:23
时刻新闻
—分享—

古人诗语多含人生智慧和参悟,往往是生命经历的写真,品来如清茶芬芳、美酒甘醇。清官诗语多抒发为官为政为人之感,引人感叹,令人警醒之余,也传递出社会“正能量”。

汉武帝时,汲黯新任淮阳太守,当地豪绅纷纷准备厚礼想要登门拜望,汲黯知悉后,亲写诗词张贴告示天下:

太守府门朝南开,

无理有钱莫进来。

自知之明听劝导,

行贿则是小人才。

面对送礼之风,汲黯以这样的方式告知世人,既遏制行贿的风气,也维护自身的廉洁。千年之后,清朝被誉为“天下第一清官”的张伯行,也采用相同的方式维护清廉。他为政清廉有功绩,因而备受康熙皇帝的赏识,在走马到任福建巡抚后,为杜绝送礼者,写了一首《禁止馈送檄》文,张贴在巡抚署衙门外:

一丝一料,我之名节;

一厘一毫,民之膏脂。

宽一分,民受赐不止一分;

取一文,我为人不值一文。

谁云交际之常,廉耻实伤,

倘非不义之财,此物何来?

那些送礼者见此犀利檄文,深知张伯行的为人品行,因此都不敢、不再来自讨没趣。他的这段话既表现出为官者需始终保有为民之心,需在清白为人中提升自身价值和尊严,同时还要敢于向不良社会风气说不,要警醒“交际之常,廉耻实伤”,自觉与之保持距离、划清界线。

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在杭州任刺史期间,为官清廉。他离任还乡时,却发现箱内放有取自天竺山的两片玲珑山石,遂作诗悔过:

三年为刺史,饮水复食叶。

惟向天竺山,取得两片石。

此抵有千金,无乃伤清白。

遥望天竺山,白居易的心情像贪污了金子似的沉重,他心想,倘若每个游客都像自己一样随便带走精美的山石,那天竺山的“山将不山”也就为期不远了。在今人看来,白居易的所思所想不免有些“小题大做”,然而却正传递出防微杜渐的思想正能量。

宋代山西阳城知县张之才廉政为民,公私分明,期满离任时,赋诗一首:

一官来此四经春,

不愧苍天不愧民。

神道有灵应信我,

去时犹似到时贫。

“不愧苍天不愧民”一语把官员所深怀的敬畏意识和责任意识展现无遗,而“去时犹似到时贫”,则把无私和清廉表现得入木三分。

明代况钟由京外放苏州知府后,扬善惩恶,建修学堂,大兴水利,放粮赈灾,关心民众疾苦。他任职十年期满赴京时,苏州大小官员和百姓万余人挥泪送别。其《离任》一诗,可谓情真意切:

检点行囊一担轻,

京华望去几多程。

停鞭静忆为官日,

事事堪持天日盟。

人需常思自己的所作所为,事事能经受住考验而不辱使命,就是一种最大的坦荡。

清代陕西蒲城知县蔡信芳本是湖南善化人,为官清正廉洁,颇有政声。离任之日,民众拦道挽留,他心生感触,便赋诗《罢郡》相赠:

罢郡轻舟回江南,

不带秦川一寸棉。

回看群黎终有愧,

长亭一别心默然。

同是清代的画家郑板桥曾任山东潍县知县,他关心民事,官民如鱼水,61岁时不满上司“冷眼”而愤然辞官,百姓夹道送行。两书夹板和一具阮弦,就是郑板桥的全部家产。他在《题竹诗》里写道:

宦海归来两袖空,

逢人卖竹画清风。

还愁口说无凭据,

暗里赃私遍鲁东。

蔡信芳的“有愧”之心当是对百姓如此厚爱之愧,是对未能做到好上加好之愧;而郑板桥的“愁”反映的是对贪腐的鄙恶,是对为官清誉的持守。这两种心态恰是一种难得的谦卑、自省与自警,今人正当修炼此种胸襟与情怀。

东汉官员杨震以清廉自律,他历居高位,“而子孙常蔬食步行”。有人劝他置产业留给子孙,他说:“使后世称为清白吏子孙,以此遗之,不亦厚乎!”

认为将“清白吏”留给子孙就是最好最厚的产业。在任荆州刺史时,吕邑县令王密半夜送来十斤铜钱币,杨震坚决拒收,王密说:“暮夜无知者。”意思是你收下这十斤铜钱币不会无有知晓。杨震厉声呵斥:“天知,神知,我知,子知,何谓无知?”

王密只得惭愧而出。杨震的“四知”堪称高悬在心头自诫、自律、自正的箴言,它告诫每一个人需慎独慎私,任何时候都不要松懈心灵的防线。

历史的经验反复证明,无私、清廉、持诚守正是社会所喜纳的良德端行,而自诫、自省、自警、自律也是赢得人民赞誉的好作风。

当前,随着社会转型,品行和作风所带有和传递的能量日见其增,在各人于行为中自觉传递正能量的同时,更需要建立起科学的制度约束和保障,强化民主监督,完善考核评价机制。如此,卑品劣行才能无隙可乘,其产生的负能量才能逐步消除;正道端行才不至于“还愁口说无凭据”,需“神道有灵”才能得到检验和信任。

之于为官者,如能实现从“牧羊人”向“守夜者”和“服务生”的角色转变,实现 “廉政—勤政—善政”的为政跨越,则所传递出的正能量或将百倍于前。(文:致远)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政务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