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石仲泉:论思想建党

来源:红旗文摘 作者:石仲泉 编辑:谢瑞仁 2015-04-09 16:03:11
时刻新闻
—分享—
  思想建党是中国共产党的独特优势和长期执政之魂
  
  加强思想建党,抓铁有痕地加强思想建党,是中国共产党刻不容缓的艰巨任务。这里至少应强调以下几点:
  
  这是由中国共产党的先锋队性质决定的。中国共产党在建党伊始,就规定了“中国共产党为代表中国无产阶级及贫苦农人群众利益而奋斗的先锋军”;“共产党是所有阶级觉悟的无产阶级分子的组合,是无产阶级的先锋军”;在中国“只有共产党是工人的先锋,是工人的政党”。党的七大党章对党的先锋队性质有了明确表述,指出“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进的有组织的部队”,它“代表中国民族与中国人民的利益”。在江泽民提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后,更加明确地规范了党的先进性质,强调中国共产党要始终成为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成为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此后至十八大党章,都坚持中国共产党的这个先锋队性质不变。要始终不渝地坚持党的这个先锋队性质,就必须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加强思想建党。从这个意义上说,思想建党是由中国共产党区别于其他政党的这个本质特征决定的。
  
  这是由中国共产党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决定的。毛泽东在党的七大明确地表述了党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要求共产党人的一切言论行动,必须以合乎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最大利益,为最广大人民群众所拥护为最高标准。因此,那种处心积虑谋私利的任何企图和行为都是背离党的这个根本宗旨的。强调思想建党,就是要克服和摒弃种种谋私利的任何企图。
  
  这是由中国共产党担当的历史使命决定的。中国共产党担当的历史使命有一个逐渐明确和深化的历史过程。从党的二大开始,就将党的奋斗目标区分为最低纲领和最高纲领。最低纲领是:消除内乱,打倒军阀,建设国内和平;推翻国际帝国主义的压迫,达到中华民族完全独立;统一中国“为真正的民主共和国”,即进行反帝反封建的民主革命。最高纲领是要“建立劳农专政的政治,铲除私有财产制度,渐次达到一个共产主义的社会”。后来,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论》中将党的二大讲的两个纲领,作了规范表述,并提出了分“两步走”的历史任务。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在总结党的历史时又逐渐归纳为两大历史使命,即在民主革命时期担当着推翻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统治,实现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新中国成立后就要为实现彻底改变国家贫穷落后面貌,实现繁荣富强和人民共同富裕的历史使命而奋斗。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开辟了适合中国国情和与时代发展要求相适应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使我们国家实现了持续快速发展,目前正在为实现“两个百年”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在更远的将来还要为实现党的最高纲领而奋斗。要实现以上光荣而又艰巨的历史使命,中国共产党必须保持其先进性、纯洁性。这样,加强思想建党就成为党担当历史使命的必然要求。
  
  这是由中国的特殊国情决定的。我们国家有2000多年的封建社会历史,还有170多年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历史。这样长期的社会存在必然使其社会意识具有根深蒂固性。它既有相对的独立性,也有相当长久的滞后性。从某种意义上说,它已经形成为社会历史基因。这些历史基因决不会随着反帝反封建政治革命的胜利自然而然完全消逝。我们现在看到的那些特权思想、家长制作风、裙带关系、拉帮结派、讲究厚黑学和潜规则,乃至崇洋媚外思想等等,包括现在某些很森严的这样那样的制度,都与过去那些历史基因有一定联系。而这些现象都是与共产党的先进性质和崇高宗旨格格不入的,必须坚决予以清除和改革。这也是思想建党应当解决的艰巨任务。
  
  这是由中国共产党面临的挑战、考验和存在的严重问题决定的。胡锦涛在党的十八大报告中指出:新形势下,党面临的执政考验、改革开放考验、市场经济考验、外部环境考验是长期的、复杂的、严峻的,精神懈怠危险、能力不足危险、脱离群众危险、消极腐败危险更加尖锐地摆在全党面前。并且具体指出:一些领域存在道德失范、诚信缺失现象;一些干部领导科学发展能力不强,一些基层党组织软弱涣散,少数党员干部理想信念动摇、宗旨意识淡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突出,奢侈浪费现象严重;一些领域消极腐败现象易发多发,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就腐败而言,近年来曝出的一些创贪腐世界纪录的虎蝇居然寄生在中国共产党内,真是既令人震惊,又令人震怒。对此,习近平指出:我们坚决查处了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苏荣等严重违纪违法案件,向世人证明中国共产党敢于直面问题、纠正错误,勇于从严治党、捍卫党纪,善于自我净化、自我革新。这展现了中国共产党坚决维护自身先进性品质的勇气。中国共产党到了这样的紧要关头,难道不需要抓铁有痕地加强思想建党吗?
  
  总之,思想建党既是中国共产党的伟大创造,也是中国共产党使其永葆先进性、高尚性和纯洁性的法宝。中国共产党的先进性,是它具有长期执政合法性的根据。这是人民的选择、历史的选择。若它不能永葆其先进性,就会为人民所抛弃,当然也就失去了长期执政的资格。所以,思想建党也是中国共产党长期执政之魂。
  
  思想建党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
  
  习近平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总结大会上的讲话和十八届中纪委五次全会上的讲话中都指出: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永远在路上,永远没有休止符,必须抓常、抓细、抓长,持续努力、久久为功。这实际上讲的就是,思想建党永远在路上,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
  
  这与思想建党所要解决的根本任务密切相关。思想建党所要解决的根本任务,说到底就是解决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这个“总开关”问题。中国共产党不是生活在真空里,而是生活在现实社会的各种复杂关系之中。无论其正能量的社会关系还是负能量的社会关系,它们都会反映到党内来,影响共产党员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影响党员干部包括高级领导干部的公私观、是非观、义利观、权力观、事业观等等。思想建党就是要倡导和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克服和消除各种消极错误的思想观念和行为及其负面影响。如习近平所说:党内各种出轨越界、跑冒滴漏在所难免。思想上松一寸,行动上就会散一尺。思想认识问题一时解决了,不等于永远解决。就像房间需要经常打扫一样,思想上的灰尘也要经常打扫,镜子要经常照,衣冠要随时正,有灰尘就要“洗洗澡”,出毛病就要“治治病”。这里讲的是作风建设。思想建党有整顿作风的任务,就此而言,思想建党无疑是长期的。
  
  这与改革开放根本方针的长期性密切相关。改革开放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新时期最鲜明的特点,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由之路,也是持续不断地发展中国、发展社会主义、发展马克思主义的根本之道。这是个长期性的方针。在前进道路上遇到的各种问题,都必须通过深化改革,不断破除一切妨碍科学发展的思想观念和体制机制弊端加以解决。但是,改革开放同任何事物一样,也具有两面效应。它在使中国快速发展的同时,也会带来一些消极负面的东西。邓小平指出:“开放、搞活,必然带来一些不好的东西,不对付它,就会走到邪路上去。所以,开放、搞活政策延续多久,端正党风的工作就得干多久,纠正不正之风、打击犯罪活动就得干多久,这是一项长期的工作,要贯穿在整个改革过程之中,这样才能保证我们开放、搞活政策的正确执行。”由此可见,思想建党的任务是长期的。
  
  这与市场经济体制的双刃剑效应密切相关。市场经济是配置产业资源和生产要素的手段、方法。这种手段、方法的本质是追求利益的最大化。它本身无所谓姓资姓社,与资本主义制度相结合,就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为资本主义追求最大限度的利润服务;它与社会主义制度相结合,就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为社会主义事业的快速发展服务。我国之所以采取市场经济的体制和机制,就在于它相比于过去的计划经济体制,能有效地解放生产力和更快地发展生产力。但是,市场经济的体制和机制是把双刃剑,也有唯利是图的消极作用。我们党之所以要在市场经济的前面冠以“社会主义”四个字(这四个字不是虚词而是实指,即起“紧箍咒”作用),是为了让它坚持社会主义方向和社会主义价值观念,发挥其为社会主义服务的积极作用,限制它危害社会主义和人民利益的消极作用。市场经济的体制和机制既然是把双刃剑,不可否认的是,不正当的商品交换原则会渗透到党内来。社会上各种各样的诱惑缠绕着党员、干部,“温水煮青蛙”现象就会产生,一些人不知不觉就被“请君入瓮”。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开弓没有回头箭。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已经成为我国经济发展必须长期坚持的体制。为了抵制渗透到党内的不正当商品交换原则,我们党就必须长期坚持思想建党这个法宝。
  
  这与中国共产党的队伍会不断新陈代谢、更迭流长密切相关。中国共产党是个已有近百年历史的老党,但是它的队伍会随着历史发展而不断更新。目前,党的主体成员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的新生代,党的各级领导干部主要是“50后”、“60后”。就此而言,我们党又是充满青春活力的新党。中国共产党要长期执政,就要不断对加入进来的新成员进行思想建党的洗礼。何况中国共产党又是个拥有8600多万党员的大党,今后还会继续发展壮大。尽管会不断提高入党门坎,严格党员标准,但入党后的成员情况会发生变化,也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社会上的消极负面的东西会在党内产生影响,破坏党的肌体,乃至危害党的先进性。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共产党要永葆先进性,就必须使思想建党成为“铁打营盘”的优良传统,这样才能管住“流水的兵”。因此,思想建党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
  
  思想建党,必须伴随制度治党
  
  当然,思想建党和制度治党两者一柔一刚,是一车二轮,相辅相成,二者缺一不可;一轮硬一轮软不行,一轮着力一轮不着力也不行,两者要同向发力、同时发力。思想建党,必须伴随制度治党,既要使加强制度治党的过程成为加强思想建党的过程,也要使加强思想建党的过程成为加强制度治党的过程。
  
  制度治党需要的制度不在多,而在精,在于务实管用。反思过去制度治党的不足,主要有:一是缺乏管长远、固根本的宏观性约束制度;二是某些已制定的制度不健全、没成套,过于原则粗线条,漏洞大且多;三是缺乏严格的监督检查和刚性执行力,缺乏常抓的韧劲、严抓的耐心,往往在节点上抓一阵子,带有应付性,无法真正解决问题。为了落实思想建党,必须狠抓、实抓制度治党,只有这两者紧密结合,中国共产党才能强筋硬骨。
  
  制度治党,特别是要抓带有根本性、管全局的宏观约束制度。目前推行纪委机关双重领导体制具体化、程序化,就具有权力制衡性质。其实,还可以进一步解放思想,大胆探索党内的既要权力集中又要使集中的权力得到有效制约和制衡的这类制度。只有这样的宏观制衡制度建立起来了、健全和完善起来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民主政治制度就会在世界上独树一帜,既会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衷心拥护,也会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中国共产党长期执政就有了更加牢固的根基。
  
  (作者为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
  
  (摘自2015年2月22日《北京日报》)
  
  来源:红旗文摘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政务频道首页